流浪阿狼

遥夕 冥界.离人伤

并不中二,很好看,剧情向。名字换了好多,首发黑塔,贴吧。
一年前的坑,终于更了,为了有更多人催稿所以扩展阅读量!死黑塔快更新啦!

“冥界?”
“是的,那是阳界的活人能够进入阴之界唯一的办法。”
“如果这是真的,那穷奇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呢,何况冥界这一说闻所未闻。”
“我能理解你的担心……冥界毕竟是我们的叫法,具体里面是什么样的或是能不能进入都是未知数……”
“既然这样……”
“但即使是传说,现下我们也必须去尝试,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尽早抵达那里。”
“我是想说……”冰冷的声音低沉下去,有些不悦。“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去。”
“弋痕夕和云丹会比你更合适,你不用急,你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也许在之前,左师死去之后还有破阵能够使山鬼谣信服,但在如今破阵与穷奇同归于尽之后,能左右山鬼谣的行动的,只有山鬼谣自己了。
“随便吧。”他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大殿。

“小胖子,帮我办件事。”当一脸阴霾的山鬼谣一瞬间出现在眼前时,游不动被吓掉了嘴里的包子。
“鬼啊!”
“别吵。”山鬼谣左右看看,此时正值正午,蒸乾坤附近聚集了不少人,即使是房顶上也并不能算很隐蔽。
他一把拎住游不动的领子,发动月逐,就如凭空消失了般你。唯有游不动悠长的惨叫声久久不散……

弋痕夕接到任务通知时,下午的阳光暖的刚刚好,他站在门边刚好可以看到天际那抹赤红的日轮,映着他的脸微红。
“我和云丹吗?”
“是。”负责传令的两仪侠岚点点头。“云丹老师那边已经传达过了。”
“好,我知道了。”
等脚步声渐渐消失,弋痕夕坐回椅子上,在那个两仪侠岚走之前,他就隐约感到一股元炁无形的锁定了他。
他闭上眼,凝神纳炁,一团金色的光出现在了眼前。
“弋痕夕老师!”焦急的甜美女音如波纹般响起,在意识中产生一圈圈涟漪。
“辰月?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同在玖宫岭,如果有一般的事情直接来找他即可,却特地发动侠岚术。不管怎样,这都代表了出了些事。
“刚刚两仪侠岚的传令我听到了,你不能去冥界!我有不好的预感……”辰月的声音越说越小,“我昨晚做了个梦,梦到老师你在一片林子里奔跑,被一片黑暗……吞没。”
“辰月,作为一个侠岚不能用私心来判断,不用担心,老师会保护好你们的。”弋痕夕想了想,又停顿了一下,“如果我没回来,就帮我带句话给辗迟,告诉他,他的力量很强大,强大到不光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还可以保护这世间许许多多相爱着的人。”
“不要!那老师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说!”
“……辰月。”
“老师,你可以先让他们获得多些的情报你再出发也不迟……或是你可以先让擅长侦查的人去探……”
“等下。”弋痕夕猛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老师。”
“别装了,你不是我的学生辰月。”
弋痕夕果断的揭穿了那人的演技,之所以没有立刻通过对方的侠岚术发动精神攻击,是因为……
“那你说我是谁呢?”那人被揭穿也不掩饰,随即变了副口气,戏谑的问。
“你知道我已经认出你了,山鬼谣。”
……
“倒是我有些小看你了。”冰冷低沉的声音轻笑。
弋痕夕意识中的那一团金色元炁一点点退去伪装,充满了金属兵器杀伐锋利的冷气,精壮的人形也逐渐清晰。
如果是辰月,或许不能在远程传音中清楚地显现自己的身影,但这对他山鬼谣却易如反掌。
“是我装的不够像你那女学生么?”
现实中,轻合双眼的弋痕夕嘴角缓缓上扬。
“像不像辰月我倒是分不出来。只是……”
意识中,浑身围绕着绿色荧光的弋痕夕缓缓抬手指向那兵器般冷冽的男人。
“……只是我比谁都了解某个人的多疑和手段。”
山鬼谣扬了扬眉,勾起唇角。“既然你都这么聪明了,还是决定要去送死?”
“你怎么知道我是去送死的?”弋痕夕并不动怒。
“把一个婴儿扔下悬崖,结果是什么你还用去猜吗?”山鬼谣戏谑的一笑。
“山鬼谣,你讽刺人的技术见长啊。”弋痕夕哭笑不得。
“你老实好欺负的本事也有长进。”山鬼谣冷哼,“就凭你和云丹,到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能得到什么情报?一个急着送死就算了,还白搭一个。”
“你担心云丹?这我倒能理解。但我们也不是去送死的,你能不能不要再吓唬人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弋痕夕皱皱眉头。
“你真的想过了?”
“这任务是我们迈向前的第一步,意义非同小可。”
“呆子,还是那么蠢。”
“你说什……”

“咚咚咚!”
弋痕夕缓缓地睁开眼。
“弋痕夕老师,我是千钧。”
“进来吧,门没锁。”弋痕夕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到千钧站在门口,脸上洋溢着某种喜悦的情绪。

今天是怎么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弋痕夕有些纳闷的想。
“老师,我听游不动说你要去一个很古老的界面,我和游不动就特意去找了很多关于流言传说的书。”
弋痕夕听他说着,才注意到他背后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袱。
“我们叫上了归海辰月他们,归海告诉我们退忆林里面有个已经废弃的古书书馆,我们在那里找到了不少有依据的传说。”说着他把背后的包袱解下来,露出里面的书,捧到弋痕夕面前。“虽然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的流传经过了许多加工,但有一些我们觉得很有用。”
“千钧……”弋痕夕露出了笑容,“谢谢你们。”千钧真心实意的为他着想,让他由衷地觉得感动。
“辰月也帮了很大的忙,是她找到了古图书馆的位置。”
“嗯,我知道……你们都是我最骄傲的学生。”
弋痕夕接过书。
“千钧,这写书都是你们几个找到的么?”
“是啊,怎么了吗?”
“没有,谢谢你们。”弋痕夕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露出微笑。
那看来可能是他想多了,或许只是某种巧合吧,只是……他太敏感了而已。

被尘封的书面,最上面的一本……斑驳而有力的字迹。
‘游阳西’

这本书和其他典籍相比并不深奥,更像是儿童会喜欢的传奇故事。但却是所有资料里最值得参考的一本。
里面讲了一个武功盖世的英雄,某天除恶扬善时被奸人所害身亡,他死前非常的不甘心,于是……以为他那强大的意念,他死后到了另一个地方,是一个无比神奇的世界,无所不能无所不可……如同梦境一般。
而故事后面就讲了那个英雄是怎样在那个世界中积攒力量,最后回到活着时的世界保护了自己生前的学生。
弋痕夕眯了眯眼,他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重点。
最后英雄对他的学生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未逝去,而却永生。”

“我未逝去……而却永生?”弋痕夕默念这句话,一股奇异的感觉由心而生。
明明失去了肉体,却没有死去,而是在某个地方永生么……这就是“冥界”?
这观念有些新奇,却也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凉意从心底升起。
他拿着书去找了云丹商量。
云丹看了书之后,神色忧虑的问,会不会如果他们要去冥界就要脱离他们自己的身体……
“但你看这个故事后来,这个英雄回到了这边的世界……就像死而复生。”
“这是禁忌……这种事怎么可能。”云丹皱起了眉。
“我是这样猜测的,空间原本就存在,但开启它有特殊的条件,像侠岚术或是灵术……不同的是,如今我们面对的是一股此前完全无法想象的力量。”
“但我们对空间这种事一无所知,如果我们能更了解空间术可能就会更有把握。”
“……”
“怎么了?”云丹疑惑的望向忽然皱起眉头的弋痕夕。
弋痕夕之所以忽然间陷入了沉默,是因为他实际上想到了一个比资料和经验更有价值的解决办法……但……
他知道自己这时有这种小孩子闹别扭的情绪不对,但只要一想到之后的会发生的事他就头疼。
“我们都认识一个精通空间侠岚术的人……可他性格糟糕透顶。”弋痕夕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你是说……”能让佛祖心量的弋痕夕这么评价的人,数来数去都只有那一个。云丹第一时间知道了他指的是谁。
“山鬼谣。”
两人齐声说出那个名字,互相都是满脸哭笑不得。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