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遥夕 冥界.离人悲(二)

剧情向
遥夕
作者:黑塔
首发贴吧

“所以……你拒绝了我的警告,现在反而还想让我当你的保姆?”深夜前来的山鬼谣听完了来龙去脉后,挑眉一笑。
“你别那么咄咄逼人,我们只想请教你。”云丹板起了脸。
“如果是想请教该怎么死得更快,那你就不必大费周章的来问我了……直接问他,不是更好吗。”山鬼谣意有所指的看向弋痕夕。
“我知道我不该那么果断的拒绝你的劝阻。但此事事关重大,先把冷嘲热讽放在一边吧。”弋痕夕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山鬼谣他还是有点习惯的。
山鬼谣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站在他面前。
“我从没说过我不帮你们……但是你们真的有认真想过吗?什么线索都没有就让你们去一个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的‘冥界’,他们这是在排挤你们,破阵死后所有的有功之臣都会被疏远,因为他们弱小又无知……而你们却要被他们所操控?省省吧。”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山鬼谣的目光给人的感觉就犹如无处不在的冷气,但弋痕夕却似乎毫无影响般直视他,眼神坚定。
“我是想说……你们想去冥界我没意见,但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一个可靠的同伴,而不是一群弱者在你们背后指手画脚。”山鬼谣示弱般的摊了摊手,露出一个无奈而友好的微笑。
“按你的话说我们还是在为保护这个世界而努力,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更有效率的方式,目的和结果都是不会变的。这样对谁都好,更方便我们完成我们想要做的事。”
弋痕夕凝视着山鬼谣,眼前这个心思缜密的男人此时流露出无辜的表情,不得不说他的思考方式虽然极端,但却也是最效率的方式……
可这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扭曲的……曾经这样无辜又耍赖的表情他露出过无数次,可是很长时间以后,弋痕夕久违的再次看到这种表情时,却只有满心的沧桑和疼痛。
眼前这人和记忆中差的太大了,一时露出那种表情让他都有些认不出来了。灰暗的发,被灰尘掩盖明亮的眼,脸上交错的伤痕……
他吸了一口气,强行使自己从感情中脱离出来。
他转头看向云丹,“你觉得怎么样?”
云丹低头想了想,回答道,“他们并没有给我们交代得很清楚,应该也可以算作让我们自由发挥了。”
弋痕夕点了点头,又看向山鬼谣。“你确定有办法去冥界?”
“把握有八成。”
“那好,明天早上我们三个在钧天殿后山集合。”

夜风很静,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气息。
小小的石路遥遥看去很长很长,山鬼谣微微抬了抬头,捕捉到了风中夹杂着凤鸣子悠扬的调子。
“山鬼谣,你究竟想怎么样?”弋痕夕声音压低,但语气却很轻很轻,似乎能随风飘散。
“你是指什么。”山鬼谣没有看他。
“为什么要这么干涉这次任务……你又隐瞒了什么?”这话说出口,弋痕夕自己都觉得有点心酸。
山鬼谣似乎像没听见一样,配合着弋痕夕有些沉重的步伐一起往前走着。
“山鬼谣……”
弋痕夕心里渐渐的觉得不安,却被一抹光线打断了胡思乱想。
他抬起头,茫然的看到天上的星星落了下来……
无数淡金色的光芒从空中洒落,颜色浅的接近白色,却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华。光茫划过黑暗,穿过草地惊起蛰伏的萤火虫,在点点荧光中穿梭着,萤火虫伴随着它起舞……
一束光朝他飞来,落在他的肩上,他扭头去看,那光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亮,就如同火苗一般……再次暗下来后,他看到那束光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鹿,长着魁梧的犄角。
那鹿一跃就从他肩膀上跳了下来,在空中跳跃,身后留下光芒的痕迹。
“弋痕夕……”山鬼谣走到他旁边,依旧没有看他,而是注视着空中的那只鹿,修长的手指轻轻挥舞,那只鹿也跟着一起跳跃,点点金光从他身上剥离,弥漫在黑暗中,随风舞动。
“如果我说,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死在我面前……你会相信我吗?”
“……会。”弋痕夕注视着他的侧脸,平静的说。
点点绿色的荧光从草地上升起,却没有升上空中,而是停附在草尖上。
绿色荧光铺成的地毯一瞬间着照亮了黑暗,金色的鹿停下的舞动,落在了一只温暖的掌心中。
“因为是你,我才可以无数次给予信任……谁让这是我们的孽缘呢。”

弋痕夕温柔的直视山鬼谣的目光,即使那目光中充诉着怀疑与不信,他也全然接受。
“那正好……”山鬼谣忽然笑了,这忽如其来的笑容让弋痕夕联想到了他小时候恶作剧前的诡笑……顿时不寒而栗。
“既然你如此信我,那我也信你一次。我带你去个地方,跟我来。”
山鬼谣自顾自的说完就奔了出去,弋痕夕捉摸不清他为什么这么突兀,却也不得不跟了上去。
“关于冥界?”
“你倒是了解我。”山鬼谣头也不回,只是能隐约听到一声哼笑。
弋痕夕也笑了。“我们毕竟也是发小。”
“你这话听着叫人真不愉快。”
“我又怎么惹你了……话说我们这是要去哪?”弋痕夕也习惯了他那忽变的性格,只得从善如流。
“一个你也认识的人那儿。”
“你就不能好好的一次性把话说完么。”弋痕夕紧跟山鬼谣窜过一块凸起的巨岩,加快几步追上他。
“我只是怕我说了你也不信……”山鬼谣猛地停住脚步,同时伸手挡住弋痕夕。
此时两人身处一片林子深处,不远处是一面耸立的悬崖。这是玖宫岭里一个相较偏僻的地方,常年无人踏足,因为地势而积潮,从而虫蛇丛生,泥潭遍地。
“就是这了……”山鬼谣环顾四处,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随处可见的陶片,拳头攥紧握碎。
“咕唔。”
同时,不知是从哪棵树上发出了声音,随即就是一阵树叶稀疏作响。
“咕咕。”
弋痕夕察觉到有生物靠近,随即左肩一沉,他想转头去看,却被有些扎人的羽毛蹭到了脸。
山鬼谣黑着脸揪起在弋痕夕肩上撒娇的猫头鹰,拎到弋痕夕眼前。
“这蠢鸟是感觉你的气息亲近所以认错了人……这就是那家伙养的。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代了,智商和当年那只比倒是一点没进化。”
“这只猫头鹰竟然是被人驯化了?”
弋痕夕伸出手,用骨节轻轻地刮了刮猫头鹰的尖喙,猫头鹰颇为受用的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指。
山鬼谣又把猫头鹰拎远了点。“还记得小时候一个叫葛雪的失踪侠岚么?”
“你是说那个饲养海东青的两仪侠岚?他还活着?”弋痕夕微微睁大了眼。
山鬼谣瞥了他一眼,把猫头鹰放到旁边的树叉上。
“你的关注点错了,重要的不是他有没有活着……而是他掌握着我们需要的信息。”
“他是我们的伙伴,他活着当然对我们很重要。”弋痕夕也顾不上信息了,他对山鬼谣的态度感到恼火。
“路程可能会有些远,你是想用元炁赶路还是骑马?不过用元炁赶路的话就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说废话了就是。”山鬼谣答非所问,转移话题的意图很明显。
“你!”

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用元炁赶路,如果骑马,那在前面带路的猫头鹰会飞的很辛苦。弋痕夕是这么想的,但他没说出来,因为他知道某个人肯定又会不屑一顾。
“那家伙欠我人情,居住在那里的猫头鹰每年春季会飞到他居住的地方,然后夏季再回来。是因为葛雪常用的熏香是用春天才会开花的雨桐制作的,所以猫头鹰一闻到雨桐花的味道就会到他身边……陶片属土,可以增加木属性元炁,那块陶片里混杂着雨桐花的花粉,所以即使过了多年也有香味残留。”山鬼谣说道木属性元炁时看了弋痕夕一眼,却发现弋痕夕正一眨不眨的认真盯着他……这让山鬼谣扬起了唇。
过了这么多年,弋痕夕这种认真过头的傻劲还是可爱得紧。
“他当年应该是你如今的年纪,那时我们到玖宫岭才两年。我答应帮他在离开后抹去痕迹,因为当时我对他讲的故事很有兴趣。作为报答,他给了我猫头鹰巢穴的地方,和这片陶片。”
“那个故事难道就是……游阳西?”弋痕夕潜意识隐约察觉到了事情的联系,可他本人还是没有意识到。
认认真真的看了弋痕夕一会儿后,山鬼谣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真没意识到?哪会有书的名字真那么蠢……还和你的名字一个意思。”
“山鬼谣!果然那本书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的么……从最开始你就把一切都控制了,甚至我们会想到空间侠岚术也在你的意料之中是么!”弋痕夕暴怒了,这种被戏弄后的恼怒是他曾经年幼时再熟悉不过的,而此时这个人又让他重温了这种羞耻。
“我可没求你上当,只不过是随便挖个坑你就急着跳下去了,关我何事。”山鬼谣声线上扬,把愉快和高傲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只不过,他没有说的是……在抱着玩笑的心情把这名字写上去的一瞬,他脑海里闪过一幅画面。
灿黄的光,亮的如镜面的水波……黑色的发被风吹动,悠然潇洒的背影在地面投下一束斜阳。
一抹摇曳的夕阳,这是那个人的名字——弋痕夕。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