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兔黑:《太阳雨》(一)

作者:黑塔  阿狼 (黑塔大大是我的偶像~)

排球少年兔黑cp同人

架空:黑道 和 地下医生

腐向文章,娱乐爱好者



                                          太阳雨(一)

电闪雷鸣,树枝随着雷声的轰鸣摇摇欲坠,屋檐下避雨已不切实际,凡是风能吹到的地方雨就无处不在。这是这个夏季最初的暴风雨,以绝对的强势扫荡尽潮闷的空气,宣告初夏的来临。

“这个鬼天气,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死人来光顾呢……”

“啊?黑尾大哥你别说不吉利的话,我家老大伤的没那么重吧!多少钱都行!请你一定要治好他啊!万一……”

“别吵别吵,我也就那么随口一句~”黑尾随口打断,手术刀一刀下去鲜血四溅,他干脆的放出黑血,用镊子夹出肉里断掉的金属细针,同时面不改色的和一边脸色发黑的护士聊天。

“黑尾大哥你别分心啊!老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怎么活啊!竟然用这么阴毒的手段……”

“吵死了……你嗓门也太大了,给我出去等着!家属非父亲不能入内!”黑尾此时很像倒出只手来堵住耳朵。

每到雨天他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过去的记忆像盆冷水卷土重来哗一下淋他一身,从头冷到脚,所以这时他的耐心也会很差。

“你说的那是妇产室吧……”

“研磨,赶出去。”

“我出去!我出去就行了吧!别拿着手术刀过来啊!老大就拜托你了!黑尾大哥!”

 

“研磨,你说到底会不会有死人来啊。”

昏暗的封闭空间里充溢着可疑的血腥味,只有中央一盏大灯亮着,满手血的白衣男子身材高大,挡住了大部分光源,墙角有一小撮黑黄色的毛在模糊的光线里抖啊抖。那是这间地下诊所唯一的一个护士助手兼实习医生。

即使是在废弃的地下街里,此时也能听得见外面哭诉一般的骤雨声,与室内诡异的寂静交杂……正像是小说中那个世界的大门开启的鬼夜一般。

“这个问题……得等我生化危机通关后才能回答你。”孤爪研磨正在思考怎样才能圆润的找借口逃走。

“别那么不满嘛,偶尔加个班而已,一会我请你吃内脏烤肉。”黑尾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结果是,一向话少老实的助手还没等手术结束就夺门而出,要不是眼下还有患者不省人事的躺在手术台上,黑尾一定要好好地笑一会,研磨刚刚那复杂纠结的表情太有趣了。

 

简单交代了些之后生活有关的注意事项,黑尾被千恩万谢的塞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掂量了两下信封,他笑眯眯的把信封放进怀里,也有了和那些人寒暄的心情。

直到只剩下他一个人,房间也清理干净后,他才有点累了的松了口气。

深深地舒展了一下身体,矫健的身体线条拉伸着像是紧绷的弓。他打了个哈欠放松了下来,砸了咂嘴。

在那边的不法世界里,血腥的怪人黑尾医生很有名?还真当他喜欢那些血糊糊的的内脏吗。想到研磨当时黑的发青的脸,他有趣的扬起了唇角笑笑。

他确实对血腥不抵触是没错,所以才会做地下医生这种黑活。但如果这就说明他是个喜欢人类内脏的变态的话这可就有点过分了,如果他真是这种人的话,他那在天国的老妈一定会回来掐死他……

 

他脱下白大褂扔在桌子上,正想着淋雨回家后洗个热水澡看新买的a片时,屋内突兀的响起了一阵铃响。

“你好,这里是正要下班的黑尾诊所,恶略天气看诊需加精神慰劳费……哦,原来是赤尾啊。”

“研磨帮你做的GPS跟踪器坏了?啊啊,又是你总说的那个麻烦上司失踪了?”

“是的……虽然很想不管他,但是因为是助手所以没办法。孤爪先生也下班了吗,我想请他修理GPS。”电话里赤苇京治的声音依旧异常平淡,只是声调轻了不少,不难想到他有多累。

赤苇是研磨少有关系不错的客人,经常提前预约,结果每次受伤的上司都会在看诊之前逃走,至今一次面都没见过。也许是出于对赤苇的遭遇同情或是某种共鸣,研磨竟然会答应帮他忙。

“好,那我给你研磨的电话。话说啊……这么大的雨还能跑出去,你家上司也太自由奔放了,你也真够不容易的。”比起往常哭笑不得,此时黑尾内心中还是少有的良心胜过了幸灾乐祸。

“嗯,除了体力上有点跟不上之外,精神上基本已经习惯了。他的行为模式虽然难跟得上,但只要不是什么太过火的事,只要勉强能善后就可以了。”

“是吗?”黑尾换了个舒服点的站姿,嘴角微微上扬,今天赤苇少有的说了很多话,即使是冷淡如他,偶尔也会希望有人能够分享苦恼吗?

赤苇所在的帮派是当地诸多黑帮中很有名的枭谷组,要论奇异的话比不上乌野,要论整体攻击力比不过白鸟,但却凭着绝对的暴力和出色的计谋稳稳地坐居上位。很多人都说所有计谋不过都是为了陪衬现代少主无与伦比的实力,但也有人说是枭谷组织下面那些动脑的谋事建立起了一方霸主的根基……要问黑尾怎么想?这和他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医生有什么关系,但抱着不怕一万而怕万一的处世准则,掌握够足够情报随机应变总是最好的选择。

他确实是没兴趣参与争斗是没错,但是不代表他没做好万一被卷进去的准备。

“每次去诊所前逃走不算过火?我在业界里的评价有那么差吗……”

“这是惯例的事了。黑尾医生的医术是我们这里最信得过的,只是我们家这位对医院有点阴影,本来今天约好了却爽约很抱歉,钱还是老样子全额打过去。”

“好的好的,以后还要多惠顾哦,祝你工作愉快。”

“谢谢。”那边赤苇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随即就扣了电话。

 

“对医院有阴影啊……”挂了电话之后,黑尾陷入了沉默。像是若有所思,又像只是单纯的感慨。

“果然,这种天气还是会死人吧?”站在地下街的入口,他往前看看往后看看,暴风雨早就淋了他一身,伞被研磨拿走了,可此时他最关心的是位于地下的诊所会不会被这场雨淹了,到时候不会需要他游泳去上班吧?他可是很讨厌水的。当然,更讨厌这种鬼天气。

 

满世界都被雨模糊了,也许此时赤苇还在这场雨中寻找着他家的不靠谱上司、研磨会缩在某个咖啡店里喝着牛奶等雨停、乌野那对的怪人组合即使是这种天气也一定干劲十足,为他们的目标默哀……

一道黑影迎着风雨穿梭在雨里,躲开地上的积水的敏捷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猫。

哦呵呵,从里到外都湿成泡了水的海绵,如今躲开积水还有意义吗?那当然是因为他讨厌水啊!

黑尾在内心自娱自乐的吐槽,却仍忍不住在闷雷响彻天际的那一刻狠狠地骂了句脏话。

雨水冷冽而发甜的味道让他想起了讨厌的东西。

不知怎么的在这时候忽然想起研磨以前问过自己的问题。

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怕血?一般人至少会讨厌,而见到血你却有点开心。

那是他刚遇到研磨的时候,某次被不小心被刀划了手,他只是保持着微笑看血从苍白的皮肤深处渗出。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哎呦,你怎么可以这么误会人家?

不对不对……这么恶心绝对不会是他的性格,绝对不会。

 

远远的可以看到灰色的老式筒子楼,那是他安心的小窝,虽然年代久远外表又比不上现代公寓,但他觉得这种建筑很个性。

谢天谢地,他可不想在这雨里多淋一秒了。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研磨的来着?过了太久真有点记不清了。

 

喂,你怎么可以记不清?

仿佛有个童音忽然响起,一瞬间他愣住了。

人被吓到先是会愣住,大脑随即会在零点几秒种内分刺激神经,分泌肩上腺激素。而此时黑尾却已经震惊到连恐惧都感受不到,那零点几秒种的时间似乎无限漫长。

“放心,不怪你……”微弱的声音这么说着,听起来竟还像是在笑。

“喂!你这混蛋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就扒光你衣服把你扔到大街上啊!”男孩被打湿的黑发糊住了眼睛,黑尾知道,那湿润了眼睛的不光是雨水。

“别,求你……”那声音咳了两声,可怜兮兮的。

“你蠢啊!该是我求你才对!别死啊!”他拼命地大吼。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黑发男孩猛地转头,看到了黑尾,而连接两人的……是被雨水冲淡的红色丝线,丝丝缕缕的连接着两人。

“救他……”男孩轻轻地哀求,声音哽咽。

黑尾沉默的看着……雨一直下,淹没了那两个小小的身影。

 

他只是开个玩笑,怎么可能记不住呢?

就连当红模特的三围数字也不可能比那句话更刻骨铭心。

‘因为我杀过人所以。血这东西,即使现如今害怕厌恶又有什么用……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刹那间,一股刺鼻而熟悉的腥甜猛的惊醒了黑尾的大脑,他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几步跑进楼内,走过的地方立即留下了一滩水印,昏黄的声控灯闪了几下终于亮起,照亮了阴沉沉的楼道。

他知道是什么让他忽然重临了那么久以前的噩梦,而此时那个罪魁祸首正倚在墙边昏迷着……一头显眼的灰头发即使被淋湿也依然顽强的翘着,裸着上身露出浑身柔韧饱满的肌肉……

“我要是不管的话这家伙会死吧?”黑尾皱着眉摸摸下巴。

人都本能的不愿触及内心的伤口,即使是相似的情况也会下意识逃避。黑尾是很想把这伤风败俗的家伙丢在这儿没错,可就这么放着也会牵带着给他带来麻烦诶。那干脆埋了怎么样?不行不行,这家伙块头这么大挖个能埋下他洞得多费劲啊……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之后,玩闹归玩闹,这种情况如果可以报警的话黑尾早就去当警察了,他蹲下眯着眼仔细瞅这家伙肩上的伤口,被刺得很深,估计是小刀之类的利器,看样子当时就被很随便的硬拔出来了,所以流了很多血……唉,他真搞不懂现在这些黑道的脑子,以为是日本热血动漫里的情节吗,要是这世上真有主角不死定论那乔布斯为啥还会死?

伤口被雨水泡的发白,外皮都翻开了,隐约能看到周边因失血而变成紫色的毛细血管……啧啧,真man。黑尾有点嘲笑的想。

“唉……我说啊。”

“啊?”黑尾头也不抬。

“你到底要不要帮我……亏我装晕装了这么久……说实话有点想打喷嚏。”男人的声音沙哑却很辽阔,倒是和他的外形挺配。

“我又不是宗介,正常人才不会随便就捡只人面金鱼回去咧。”

“怎么会……如果是我就一定会把金鱼公主捡回去……话说有点良心的人都会这么做吧……”

“哦?既然你这么善良那你还是去找猫巴士把你送回家吧。”说着黑尾便站起身,看似要走。

“别啊,你没看过猫的报恩吗?好好关心可怜的小动物会有好事情发生的……”那人咳了两声,语气有点急,但声音却一点点弱了下去。

“我可一点都想象不到自己变成猫的样子咧。”黑尾认真的想了一会,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而空间里回应他的是久久的静默,他也压根没期待会得到回复。

他走到男子没受伤的一侧蹲下,把他的手臂挂到自己肩上,掂量了两下确定自己还能站得起来。

“那我就期待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吧……”



———————————————————————————————

大晚上的发文好困……兔黑真是太棒了,框架是黑塔大大构建的,非常宏伟~(有点阴暗?虐虐更健康~)

脑子有点模糊不清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