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兔黑.太阳雨(三)


作者:黑塔  阿狼 

排球少年兔黑cp同人

架空:黑道 和 地下医生

腐向文章,娱乐爱好者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住宿费很贵哦。”
客厅地上满是零散的光盘盒,黑尾踮脚跳过一片光盘,看着眼前实在没落脚的位置了,砸了咂嘴,舒展身体,双手十指撑住光盘四周,瞬间一个后空翻轻盈落地。
木兔赞叹的挑挑眉,吹了声口哨。
“不是说好了让赤苇交赎金么?”他心不在焉的说。
黑尾的表现燃起了他的竞争心,他紧盯脚下一片‘陷阱’,往后大退了几步,直到卧室室门边的阴影里,足足有五六米。
“赤苇很明显就想把你丢给我。而且我发现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黑尾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
木兔舔舔唇,眼睛闪闪发光的盯着前方,摆好姿势,腿部肌肉被不断刺激,轮廓似乎整整巨大了一半,就如同临界点的利箭。
“嚯哒!”木兔动了,在原地留下了残影,脚踏到客厅边缘时凌空飞起,姿势如在黑暗中睁大双眼的猎食者,此刻猛然展开翅膀。
“你似乎没什么利用价值啊。”
腾在半空的木兔浑身一震。
黑尾打了个哈欠,庞然大物轰然落地,一声轰然巨响后是光盘盒被噼里啪啦压碎的声音。
“黑尾好过分……竟然还是一副恍然大悟的口气。”木兔嘀嘀咕咕的声音细弱蚊蝇。
黑尾探头看看,然后走过去用脚踢开挡路的光盘盒,把地上那个庞然大物扶起来揽住,搀着他往卧室走。
“但我还是好人,起码没把你埋了。”
“哪门子好人会欺负病人……”木兔咬牙切齿的嘀咕,肩上的伤口又裂开出血了,他觉得要是刚刚黑尾没让他分心的话,他就能安然无恙的通关了。
“哈,别耍赖,说好了的绝版av你得帮我弄到。”黑尾扬扬唇角,把他扔到床上,半蹲下来开始处理伤口。
木兔眯眯眼,从他的视线能看到黑尾挺直的鼻梁和清晰的五官,在暗淡的光线下深刻的就如石膏的切面。
“黑尾你是地下医生?要知道赤苇说的黑尾医生是这样的,我就去了……这样就能早点认识你了。”木兔双手往后撑在床上,叹了口气。
“没想到我会是这种人?那你觉得医生是什么样的?”黑尾笑笑,顺着他的话题继续往下说。同时手上利落的消毒检查缝合的线有没有断,刚刚那下子听声音摔得不轻,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直接触碰到伤口,这人在一瞬间保护好伤口把伤害降到最小。
木兔撇撇嘴,一脸认真思考的表情,黑尾看着那张蠢脸,默不作声的笑弯了眼。
“我说不太清啊,反正就是那种和黑尾完全相反,又虚伪又可怕的人吧。而且把伤口暴露出去也很可怕。”木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向黑尾,黑尾一脸严肃地也对他点点头。
“那你这么弱不经风的在我面前就没问题?”
“怎么会没问题?”木兔挑眉,“黑尾又腹黑还一肚子坏水,比那些医生可怕多了。”
“你还真诚实。”黑尾一脸古怪的表情看着他,“可是你在我手里可跑不掉哦。”
“不不不,我可没想跑。”木兔自觉地把身体往前凑凑,倾身让伤口更靠近黑尾的视线。苦着脸咧咧嘴。“虽然针和那些金属器具很可怕,但我也觉得我逃不了。”
“而且我觉得黑尾的可怕和别的医生的可怕不是一样的。”木兔一边说话一边悄悄地瞄地上盘子里摆的那些金属刀,咽了口口水。“我觉得,黑尾的可怕是很厉害的很帅的那种,嗯嗯……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叫有魄力!”
黑尾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木兔,一双眼睛闪亮的能夺走人的全部注意力,但如果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脸上的话……一幅很好骗的傻相。
“你还真是会夸人,不过听的还挺舒服的。”
“嘿嘿嘿!是吧是吧?不过我不是夸人而是说实话哦!我是世界第一诚实的人!”
“嚯?是吗?”黑尾一脸惊讶,不怀好意的扬起嘴角。“那你最好别诚实了,多把这招用在那些对手身上,说不定就能少被砍两刀了。”
“喂!那可不是我的问题,是他们二话不说的就要砍过来!赤苇那么拼命挡着我又不想看他受伤,只能动手咯。”木兔有点不满的嘟起嘴。
“……”黑尾从地上拿起绷带,靠过去一圈圈的缠在木兔身上,手腕擦过锁骨上的刀痕和侧腹的弹痕,皮肤的温度要比他的手更热上一两度。
“如果你按这个状态继续下去,说不定你哪天就挂了。但我觉得起码你不会是死在医生手上。”
“或许是这样……”木兔小声嘀咕。“但我还是无法相信他们。”
“但你更不应该相信我,因为我可是比他们危险得多得多哦。”黑尾站起身,满意的看着平整又严密的包扎,拍了拍木兔没受伤的那侧的肩。
“黑尾君……”木兔抓住拍他肩膀的那只手,仰头冲他笑,露出的虎牙发着肉食者特有的寒光。“嘿嘿嘿!别这么说啊!如果你也不喜欢医生,那起码得喜欢你自己。以为你是个比你想象中要好很多很多的人。”
黑尾的目光藏在了昏暗的阴影里,他的眼睛没有木兔那样夺目,而是和黑暗融为一体,像黑曜石般难以分辨。
“那在是我值得的情况下……”
“黑尾?”木兔直觉黑尾情绪很奇怪,但还没开口问,就被粗暴医生一把掀到床上。
“作为你这么安慰伤心的黑尾君的回礼,今天大床就让你睡了!晚安,伤员。”
“哦哦!真的?那我们一起睡吧,床很大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我就算了,感觉你绝对是那种晚上会用中国功夫打人的类型……”
黑尾笑了两声,便往外走。
“你要睡沙发吗?”
“不,我更喜欢在地上铺被褥。”黑尾笑嘻嘻的转头,下一秒关上了灯。“但如果你晚上要抱着枕头来找我,我不介意给你唱摇篮曲。”
“嘿!绝对是我唱摇篮曲更好听!”
“行了!晚安。”

黑尾踢开一地狼藉走到沙发边,掀开沙发垫子从夹层里拿起一套黑色的紧身运动服,穿好后从衣服后捞起兜帽戴上,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黑色的口罩。
全副武装好之后,修长有力的线条被黑衣勾勒出轮廓,他咔咔的活动手指,伸个懒腰,做做热身动作。
从掏空了的沙发里拎出背包背上,打开窗,风卷着雨点扫进屋子,他探出窗往四周看,雨水模糊了视线。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讲,这也许是个工作的好天气?”他讽刺的撇撇嘴。
反手摸进包里,再拿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副紧贴手背的五指虎爪。
他把一段登山绳系在虎爪一段,嘎拉一下拿下来,绳子的另一端在左手护臂的小孔中。
他像西部牛仔似的把绳子顶风抛出去,侧耳细听,过了几秒后嘴角一挑。
即使在暴雨中也毫不影响他的听力和抛投,比这困难得多的事对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就像你在游戏中的角色已经是九十九级,有一次第三级的游戏不能玩了让你玩第五级的。难度也没什么差别。
雨声风声中,夹杂着一个稳稳呼噜声。
黑尾单手把着窗框蹲在窗边,风和雨扑打在他脸上,此时的心情却没有平时那么郁闷不快,反而有点想学泰山那样叫两声。
还是算了吧。他想,万一这样就把那家伙吵醒了,会很麻烦。
他弓起身子蓄力,不同于木兔以绝对的力量为主的爆发力,黑尾弓起身子的曲线如同拉弯一棵柔韧的竹子,如果在那极限的一瞬放手,那棵竹子的魄力一瞬间能比拟大炮。
下一秒,窗边黑尾不见了。
雨里似乎隐约能听到一串畅意的笑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