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遥夕 冥界.离人悲(三)

剧情向
cp遥夕
作者:黑塔
首发贴吧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果你们喜欢听故事那不妨坐下听我慢慢讲。你们都喜欢什么茶?我这里……”
“废话少说。”山鬼谣不耐烦的打断他。
“葛雪你真的还活着!我是弋痕夕你还记得么?”一旁的弋痕夕推开山鬼谣,满脸按耐不住的开心。
“你就是那个小跟班啊?气场这么强我都完全都认不出来了。”一头灰发的男人笑眯眯的,让弋痕夕熟悉的是他那双温柔的眼睛。
“办完正事后我再给你们时间废话可以吗?”
……
“当初我在玖宫岭过的并不是不好,会离开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奇特的人。而那个人就是你们找的‘冥界’的住民,那个世界的住民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实体,仅靠自身创造的某种强大的磁场保持形态……”
“‘冥界’,只是我们对那个地方的概念。那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存在和概念这种东西都很模糊……统治着那个世界的王,名字叫无忧,不知是什么来历,似乎从‘冥界’存在开始就掌管着那里的一切,如果你们想从那通过……那肯定会死,因为你们需要直接和无忧王交涉,让他打开开启阴之界的大门。”
说到这里,男人停顿了,眼睛眯成弯弯的一条,神秘的看着他们。
“你们知道,无忧在这边的世界留下唯一的线索是什么吗?”
“是什么?”弋痕夕也严肃起来。
“那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句话,就是……”

“我未逝去,而却永生……”
“……”
已年近不惑的男人像小孩一样惊得合不拢嘴,呆呆的看着异口同声说出那句话的两人。
“你们怎么会知道?”他毫不掩饰此时的意外。
“你以前说过,而我告诉了他。”山鬼谣笑笑,对他的反应很是不屑。
葛雪很沮丧的遢下了肩,“好吧好吧……是我忘了。忘了你这讨厌的脑子能过目不忘……”
而一旁,弋痕夕被两人的相处模式逗笑了。

……
这感觉很奇妙……弋痕夕站在‘弋痕夕’旁边,走来走去的从不同角度观察自己,而屋里的三人似乎谁都没有发觉异样。
“别紧张,这是我的侠岚术。”
正在和山鬼谣说话的葛雪忽然站了起来,但另一个‘葛雪’却依然好好地坐在那,神色不变的继续和山鬼摇说着话。
弋痕夕诧异的看到那个分身出来的葛雪一步步走到眼前,随后肩上一重,他被拍了肩膀。
“山鬼谣过了这么多年变得更难糊弄了,小时候起码还有点可爱……现在却多疑的像是成精了似的。”他耸了耸肩,偏头看向此时正戏谑笑着的山鬼谣。
弋痕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眼中的情绪却沉淀了下来。
“但我信任他。”
“是吗?”葛雪半信半疑的瞥了他一眼。
“我觉得我没什么该隐瞒他的,即使他行事方式再怎么狠辣,但他真心想保护同伴、为大局着想……他不是个该堤防的人。也许你是好久没见他了所以不安,但他还是以前的他。”黑色的眼睛温柔的眯起,如同一个慈母的笑容。
葛雪有些愣的看着弋痕夕。他觉得也许是因为已经过了太久了,久到他已经看不懂那些曾经天真的少年了……曾经那个手忙脚乱,善良到让人心疼的小个子……也能带着这样固执的表情去相信一个人了。
“山鬼谣以前好像更喜欢挖苦人,这是你的功劳吗?”葛雪抽了抽嘴角,总觉得莫名的无法直视此时弋痕夕的目光。
“不会吧,他现在嘴皮子功夫可是比以前更好了。”弋痕夕轻松的笑起来,并不想点破葛雪刻意的转移话题。
“他肯定劝过你不要去那个地方吧?我早就看出他那种护短性格一辈子都没得治了。”葛雪耸肩。
“我觉得那不是护短……而是占有欲。他对周遭事物太不安了,所以控制欲强的难以想象。”
葛雪暗暗打量着皱起眉头的弋痕夕,坏心眼的并不打算把事实说出来。旁观者清,但要怪只能怪山鬼谣这家伙太磨蹭不肯把话说明白,可不管他的事咯。
“如果你非要去,我也有办法。”葛雪咂咂嘴,故弄玄虚。“你以为我把你弄进来是戒备山鬼谣?其实不然。那家伙心眼太多,他把你带到我这儿估计是根本没打算让你去,只是他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听他的。所以想让你听我说完之后死心,然后只能跟着他的计划执行下一步……”说到这里葛雪又叹了口气。
“他为了算计我想这么多,也不嫌累。”弋痕夕觉得自己哭笑不得的心情远大于愤怒,想着山鬼谣为了算计他而拼命动用他那引以为豪的智谋……有些可爱、有些恼人、有些心痛。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复杂了……当年最多只是有点小聪明。”葛雪也觉得有些心酸。
“即使他都这么大费脑筋了,你还是要去么?”
“他只是被个人感情冲昏了头,作为侠岚并经要以大局为重。”弋痕夕依旧给出了肯定答案。
“好吧。”葛雪忍住想把两个迟钝都揍一顿打醒的冲动。
“我这里有个能开启‘冥界’门的东西,当着山鬼谣的面我不能说,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自己选择。”他走了几步半个身子直接穿过墙壁,之后又探出上半身向弋痕夕招招手。
“跟我来。”他看到弋痕夕有些迟疑的看着屋里谈笑风生的三人,又说。“别担心,这个侠岚术是精神剥离后会使肉体维持原有惯性,发动个三五天都没问题。”
说完后他就又出去了。
留在屋里的弋痕夕看着三人,山鬼谣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他借机凑近细细打量这个狡猾的男人。
看到他灰暗的眼神和粗糙的皮肤、看到他上扬的唇角、灰白的枯发……和笑着的眼。
鬼使神差的……弋痕夕也笑了,只觉得这样挺好。
小时候他山鬼谣曾从一个女性侠岚那里得到一本书。书的内容是什么来着……他记不清了,只记得两人肩靠肩看书时,头顶飘扬而下的树叶,和吹动纸张的清风。

弋痕夕!你看看这句话,多难堪啊。都已经那么狼狈了,却还觉得满足?这主人公真奇怪,有什么好觉得开心的。等我长大了,绝对不要变成这样。

不知为什么,那句话他记得特别清楚,至今都能记得一字不落……也许是觉得那主人公特别睿智吧,忽然想起这句话,还是觉得很喜欢。

“岁月沧桑,再见你你早已不复往昔模样。可这却多好啊,即使是落魄流浪,你还笑着,我还能看着,我们还能在一起细数一道道伤。”

当男人颤抖着把旧得看不出原色的包裹递向弋痕夕时,他的笑容格外无力而苍白。
弋痕夕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看着那双沾满泥土的手。刚刚这双手小心翼翼的挖开树根的泥土,缓慢而坚定地把包裹移到他眼前。
这只有巴掌大的包裹似乎藏着这人无尽的真心。
“对那个冥界的人那么感兴趣,有那么了解那个世界的事……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你也是,明明那么在意山鬼谣,又为什么不好好听听他的想法?”葛雪苦涩的笑了,答非所问。
“他不相信我,他直到现在还把我当个小孩。”
“那样也挺好,说明他心里有你。那样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一个心里有你的人,他一定会把你说的话放在心里。”葛雪耸了耸肩,忽然想到了自己的事,叹了口气又垂下了头。
“我们的时间是不停地循环前进的,即使曾有难以忘怀的事也会随着遇到另一件事另一个人而逐渐忘记……还有未来的人不会留恋,不会有过去。”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笑了,“可能只有那种特别缺心眼的人才会守着一段回忆一生吧。遇到这种人就是种不幸,不管未来能否见到……都会被一个人记挂一生,”
“你会一辈子只因一个人而不再爱其他人么?”弋痕夕有些无奈,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脑子里完全想不出能说的话……这可不像平时的他。
葛雪抬起头无力的看他一眼,“大道理只要说了谁都懂,可人这种东西啊……可不是那么好懂的东西。”
“弋痕夕,你以后要是爱上什么人……肯定会比我还傻。”他突然有点狡猾的笑了,明明眉宇间还带着萎靡不振的神色,却忽然笑得像只看透一切的狐狸。
“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告诉我,这样我就能平衡点了。”
“随心就好,别太过纠结对错,即便责任重要,但它同样来源于你的心。”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