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爱无逝去者

“红莲……笨蛋红莲……是你么?红莲!”
注视着眼前熟悉的面孔,百鬼夜优一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上一次见面时还是敌对死别,那时眼前这人茫然流泪的样子至今也重复出现在噩梦中,此时不知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但本能却不受控制的变的冲动……嘶吼着长期被压制住的想念。
“啊,是我。”
清朗微哑的声音不急不慢的说着,被称为红莲的男人眉眼舒展,露出招牌似的玩世不恭笑容。
“但如果一定要问是哪个我,这问题我就不是很好回答你了。”
优此时也回过神来了,已经迈了一步的腿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垂在两边的手猛地攥紧。
“……也是啊,我不知道你是红莲还是鬼呢。”
但抬起头时,那双宝石般的眼睛却是在笑。
“但是啊……你是我的家人啊,你需要我对吧?所以那时才会露出那么矛盾的表情……”
仿佛被不堪重负的重量压迫而颤抖着,但他依然往前迈了一步,眼睛里带着笑容,但表情却是像要哭出来一般。
“红莲……不管你被附体了也好还是有双重人格也好,这些都不重要。”
“我至今为止一直都困扰的是……每次想起你,都情不自禁的想起你狠心推开我……又流着血挡在我身前的场景……”
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缓缓流下,因吹来的海风而飘飞的黑发,沾着泪水贴在脸上,那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的狼狈而无措,又那么神圣而温柔。
“我们是家人吧……那你为什么又要一个人背负那么多呢,很痛苦吧……我明明只是看着你,就已经那么难过了……红莲你也,一定要比我痛的多的多吧……”
对面的人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随后很无所谓的挑了挑眉,拔出了那把不祥的刀。
“……是么?可是我,对你可是觉得很无所谓啊。”
没有使用能力,只是举刀,踩着脚踝深的水朝黑发少年冲了过去。
优一瞬眼睛微微睁大,然后带着更加温柔的微笑冲他张开了双手。“红莲……”

啪嗒。
刺眼的液体滴落进海水的一瞬间就被化开,但却又不断的滴落着,猩红在一瞬低落的颜色依旧无比刺眼。

“我……很爱优……”
浑身肌肉如临界点般发抖的男人低着头,汗水浸透了脸侧的头发和染着鲜血的手。
“……真不像话……我是被你传染了吗……竟也会说这么幼稚的话。”
他缓慢地抬起头,异样的血红的眸子中闪着某种不知名的微弱光芒,摇摇欲坠而死死挣扎。
男人以即将要把眼前少年刺穿的姿势站着,停下的一瞬诡异的如同时间静止,右手握着刀柄,左手紧紧的抓着刀刃,因此而血肉模糊。
两人隔着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刀尖抵在他的胸口上。
看到少年脸上的笑容被不可置信的惊恐取代,英朗的男人有些坏心眼似的,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
“已经……不想再伤害你了……已经……”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红色的眸子颜色渐渐褪去,刀刃仿佛感到不甘似的颤抖发出微鸣。
“我已经不想再……优……”
刀掉落在水里的声音哗啦一下,意外的清脆。
男人脱力的跪了下来。
“红莲!”优蹲下来紧慌张的抓起他那支受伤的手。“笨蛋红莲……”
瘪了瘪嘴,他已经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情绪积累到极限,他猛地抱住眼前的男人放声哭了起来。
宽阔的肩膀,熟悉而安心的味道,人类该有的温度也好好地存在。
男人把他整个搂在怀里,“优……我竟然这么没出息……我……”
“别说了!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这白痴……”少年大哭着打断他,撕心裂肺嚎啕着,一直以来都和这个人闹别扭,此时却连形象也顾不得了,彷徨若失般的死死抱着,哭的像个委屈了很久的孩子。
男人愣了愣,然后把他抱得更紧,像是要整个揉入自己身躯般用力。
“好,我什么都不说了……”
感受着少年毫无遮拦的狂喜和悲伤,此时他默默地留下泪水,终究什么也没说。

优事后才不会知道他错过了许多。
而红莲也有故意坏心眼的不说的成分在。

他一直看护,思念的小鬼头。
他一直很想说一句,
我爱你。
至少,在我死前,至少,在我会后悔前……想听到你对这份感情的回应。
会怎么想呢?
这个粗神经的笨蛋小鬼。

一只手敷上了他的头发,轻轻抚摸,像是安慰猫儿一样,心情不知什么时候也变得温柔的不像话。
他勾了勾唇角,笑了。
算了……这种事怎么样都好。
总之现在……在这家伙害羞之前,就这么保持着这样也不错。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