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阿狼

兔黑太阳雨5

作者:黑塔  阿狼

排球少年木兔×黑尾同人cp

架空:黑道  地下医生

腐向文章

黑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第一人视角跳了出来,明明一开始还能身临其境的感受那份情绪,在他如今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的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一瞬间他有点空虚的恐慌,但后来只有麻木和死寂。
“啊啊啊!”
他看到那个讨厌的灰毛小鬼倒地打了两个滚,呆呆的小黑尾转头看到本来说要把快过期的药给他们的医生,正拿着药……另一只手拿着漆黑的枪。
“别过来!”
小黑尾拦在那假医生面前,把摸到的金属盘子往对方脸上飞去,然后一拽那小孩,却沉甸甸没拽动。
他看到小黑尾那一瞬的表情丰富极了,恐慌凝结成了一种不可置信的自责。
最后还是逃出来了,要是就那么死在那里就省事了。
外面在下雨,乌黑的天,不见一丝光亮,正在发烧还背着一个人的小黑尾竟然甩掉了追来的三个大人。
最后他几乎是爬到了垃圾堆边,一点点把两人挪到阴影里。
“呐!你别死啊!你不会真要死了吧!别死啊……”黑尾跪在他面前,抓着他的手贴在额前,如祈祷般,由于雨的原因只感到冰冷的水划过冰冷的皮肤,而他不敢睁开眼看那水的颜色,但腥味依然伴随着雨水的味道钻进鼻腔。
“为什么啊……你这白痴……为什么要带我去医院啊!这不就和我害死你似的么!就让我那么烧着也烧不死!你这被猪踢了脑子的白痴!不值啊!”
“放心,不怪你……”微弱的声音这么说着,听起来竟还像是在笑。
“当然不怪我!本来就不关我事!”他吸了吸鼻涕嘴硬的说,但抬起脸却是狠绝的哭相。“干嘛要多管闲事!你这个倒霉鬼……害死我了!”
“我……帮你,你还骂我……你……”撑起力气想反驳些什么,可声音已微弱的听不到了。
“喂!你这混蛋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就扒光你衣服把你扔到大街上啊!”男孩被打湿的黑发糊住了眼睛,黑尾知道,那湿润了眼睛的不光是雨水。
“别,求你……”那声音咳了两声,可怜兮兮的。
“你蠢啊!该是我求你才对!别死啊!”他拼命地大吼。
……
然后画面就黑了,他晕了过去,他记着自己醒来时被人捡了回去,而再回垃圾堆时,那垃圾堆和那个灰毛少年都不见了。
黑尾很想咂嘴,这种陈年旧事……关于这个噩梦都做了无数回了,倒有点怀念。
“喂!你那副不懈的表情好伤人啊!我会哭哦,我真的会哭哦!”
大咧咧的声音惊到了黑尾的意识,他怀疑的回首,看到那个浑身是血的少年像是从水里被捞出来似的站在那儿,表情幽怨。
黑尾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冷静,不如说更接近冷酷。
他眯眯眼正视少年的伤口,“你的那种贯穿伤,位置说不好可能伤了内脏,当时我救不了你,现在即使你找我也弥补不了那天的遗憾。”
“所以你来干嘛?”
那少年丝毫没受打击,“你想救我?”
“说实话?”
“……嗯,还是先听听假话吧……”少年有点心虚的侧开视线。
“假话啊。”黑尾吸口气,很轻松似的耸耸肩。“你这家伙给我添了很多麻烦,不过就是人生过客却给我带来那么大心理阴影,真是烦死了,以前每次梦到你都会惊醒,醒来后都恨得砸枕头出气。”
“还想听实话么……”
“还是先等下……我左胸有点痛。”少年背对他小鸟坐跪在地上,像是被抛弃了的女人似的,抽抽搭搭的哭。
“实话……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我会说什么吗?”黑尾勾着一边嘴角,看着那有些烦人的幽怨背影。
那背影愣了,黑尾脚下忽然延伸出了一条血红的线,像血管般,随着血液流动逐渐延伸,一直连到了那个小孩脚下,小孩站起来,看着他明朗地笑。
从他的身后又延伸出一条血红的线,一直伸向空空的黑暗深处。
“我知道啊,就从没质疑过。”他神秘兮兮的回身指向那血线延伸的黑暗深处。“但他想听你亲口说。”
“他?”黑尾挑眉。
“你明明知道的,他。”那小孩咧嘴笑了,他指着的地方忽然亮起了一盏橙黄色的小灯,温暖的光下映着一个熟悉的黑影。。
黑尾沉默了。
“你其实是来当老鸨的是吧,我要求换人。”
“啊?不行!只能是这一个,你要是有别人我……我就……”小孩愣了愣。
……很久之后。
黑尾额角青筋抽了抽。
“好了好了我去就行了吧……”
在地上哭闹打滚抱大腿了不知道多久的小孩一下子蹦起来。
“黑尾!”猛扑过去。
“够了够了,我不喜欢小孩也别让你那张全是鼻涕眼泪的脸靠近我……”黑尾果断闪开……
小时候就很有现在的烦人程度了……

黑尾睁开眼事,脑子清醒的像水一样。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手边一坨抖动起伏的灰毛。
“黑尾……哼呐……啧,啊哈哈……”
再侧侧头,坐在旁边床上的研磨正在玩手机,偶尔抬起头看向那坨灰毛都是一脸‘这真是何等愚蠢的梦话,好吵没法专心玩游戏’的表情。
然后刚好那视线就和黑尾的视线对上了。
“阿黑!”研磨睁大了眼睛,一反常态的敏捷站了起来。
“呼……啊啊?!什么,黑尾?!”灰毛猛地站起来,露出一张五官分明还挂着口水的脸。
“黑尾!!”泪水瞬间涌出,黑尾似乎对这张越来越近的蠢相有种刚见过不久的感觉。
他嘴角抽了抽,一只手撑住那张脏兮兮的脸,迅速转移话题。“研磨,我昏迷的时候情报屋的事……”
“呜呜!黑美……窝浩粘心里……”
黑尾看看这张蠢得一塌糊涂的脸,叹了口气,舒眉一笑。
“好啦,只要别碰到伤口,就随便你了。”然后他伸开双臂,笑容宠溺。
木兔一瞬间看愣了,连口水迹都忘了擦。
在他眼里那笑容简直璀璨至极,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如圣母般慈爱。
“呜呜呜黑尾啊啊啊……”
“好好,乖。”
“你不要死啊……呜呜。”
“别咒我啊你。”
木兔使劲的在他领口蹭蹭,用力地抱紧他。
“呜呜,黑尾这么好的人……万一死了是世界的损失,啊不,是宇宙的损失!”
“咳咳,好了……我知道了,你轻点。”黑尾被勒的喘不过气,声音都沙哑了。
“黑尾没死啊……呜呜,没死真是太好了……”
“咳,我一点…都不好,快……咳咳松开!”
“黑尾啊啊!啊啊啊……”
“折断了…要折断了!研磨!”
怕麻烦的研磨在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而门外的赤苇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从黑尾醒来时就离开了。
“黑尾啊啊……呜呜呜……黑尾还活着。”
“咳……呃!”然后黑尾君就咽气了,死前脑子里还想着……
‘果然不能惯这个白痴’。










阿狼:黑塔大大学坏了,以前从不挖坑……臭妹控,最近又翻墙,什么时候能看到结局啊@😢

评论

热度(10)